河南水產商機交流組

注意!鯽魚鰓出血開始發病!這些文章請收好!

水產動態2021-04-01 16:57:25

近年江蘇地區鰓出血病給廣大養殖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讓養殖戶們“聞病變色”。據《水產前沿》了解,近日江蘇射陽大豐等地已出現多例該病,為此,小編特意整理出往期文章,供養殖戶參考!

2016想養好異育銀鯽?你應該先看看這個

在前些年的異育銀鯽養殖中,養殖戶最怕孢子蟲病,治愈率較低,后來大紅鰓出現,直至近年的鰓出血暴發,這條魚的養殖已經越來越難。筆者對這三種對異育銀鯽影響最大的病害統一做一介紹,并提出部分防控建議,供業者參考。

江蘇是水產大省,幾乎每個市都有自己主推的水產養殖品種,摸索了不少成功的養殖模式,比如連云港主要養殖泥鰍以及鯉魚、南美白混養;徐州主要發展觀賞魚產業;泰州興化的河蟹在全國舉足輕重;揚州的羅氏沼蝦異軍突起;淮安宿遷的河蟹、小龍蝦生機勃勃;蘇南的河蟹等等都頗具特點,而鹽城地區則主要養殖異育銀鯽,產量在全國首屈一指,其中以大豐、射陽為主產區,輻射周邊的濱海、響水、建湖、東臺、海安等地,養殖條件好,畝產高,各種配套環節齊全。前些年,不少鹽城養殖戶因為養殖異育銀鯽積累了巨額財富,身價千萬以上的比比皆是。在前些年的異育銀鯽養殖中,養殖戶最怕孢子蟲病,治愈率較低,后來大紅鰓出現,直至近年的鰓出血暴發,這條魚的養殖已經越來越難。筆者對這三種對異育銀鯽影響最大的病害統一做一介紹,并提出部分防控建議,供業者參考。

一、鰓出血、大紅鰓、孢子蟲三病的基本情況

1、鰓出血

瀕死魚鰓部出血


鹽城地區的水產養殖約從2009年開始出現鰓出血,2011年左右開始大規模暴發,發病魚種為鯽魚,同塘其他魚不發病,發病魚規格自水花到成魚都可發病。發病時間自3月底開始,11月后發病減少,冬季有零星死亡。此病死亡率高,一旦發病后處理不當,有全池死亡的可能。

主要癥狀:瀕死魚離群獨游(但是此種現象較少),全身發黑,各鰭條末端發白,最典型特征為死亡的魚鰓蓋上有一紅點。檢查瀕死魚,眼球突出,眼球及下頜、胸鰭基部點狀充血,部分魚有身體出血現象,病魚撈出水面后,鰓部即開始大量出血。解剖發現,內臟粘連,肝臟充血嚴重,部分魚有黃色半透明腹水,發病池塘魚攝食亢奮。經長江水產研究所研究,確定病原為鯽魚造血器官壞死病毒(鯉魚皰疹病毒2型)。目前發現鰓出血病的病癥跟溫度有關,在非病毒最適溫度區,此病不表現出明顯病癥,需細心對待。

2、大紅鰓



鯽魚患大紅鰓


此病的流行時間為上半年的5-6月和下半年的9-10月,發病魚種為鯽魚、草魚、鯉魚、鳊魚等,瀕死魚離群獨游(此種現象較多),全身發黑,各鰭條末端發白。檢查瀕死魚,眼球突出,鰓絲鮮紅(拿出水面幾秒后顏色即開始變暗),全身無充血及出血現象。解剖發現,內臟粘連,肝臟充血嚴重有黃色半透明腹水。因此,對于此病的診斷需在塘邊,送診易誤診。

3、孢子蟲



喉孢子蟲引起的死魚


目前在蘇北地區發現的對于鯽魚有危害的孢子蟲有5種,分別為寄生在鰓部的異型碘泡蟲、寄生在肝臟的吳李碘泡蟲、寄生在喉部的洪湖碘泡蟲、寄生在體表的鯪單極蟲和寄生在背部肌肉的晶狀縫碘泡蟲(此處需感謝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員章晉勇在蘇北地區孢子蟲分類、鑒定、防控上面所做的大量工作)。其中一些蟲體危害不大,如異型碘泡蟲主要危害幼魚,對成魚危害很小,鯪單極蟲主要影響生長,致死率不高,但其他3種孢子蟲有著較高的致死率。

二、2015年的發病情況及下一步病害研究方向

1、發病情況

鰓出血:2015年上半年首次監測到異育銀鯽鰓出血病為4月6日,水溫19℃;下半年首次監測到發病在大豐建豐農場,時間為8月16日,水溫28℃時暴發。

大紅鰓:2015年上半年大紅鰓首次發現時間為5月9日,水溫22℃;下半年首次發病時間為8月24日,水溫26℃。

孢子蟲病:2015孢子蟲病下半年發病率高于上半年,特別是下半年臺風后,超過80%鯽魚養殖面積的魚種養殖池發生喉孢子蟲、腹孢子蟲,監測到3口池塘(射陽縣蘆葦開發公司、洋馬北大荒漁場、射陽縣東方村4隊漁場各1口)死亡量超過70%。

2、下一步病害研究方向

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發現,鯽魚重大病害特別是鰓出血病的發病及危害程度與環境脅迫息息相關。根據調查,安裝底層微孔增氧、旋轉式投餌機,投喂浮性飼料的池塘發病程度明顯低于傳統池塘,傳統池塘中尤其亞硝酸鹽高、溶氧低的池塘更易暴發。因此,研究環境脅迫對于異育銀鯽重大病害的影響應是下一步工作的重點。

筆者所在團隊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監測到兩口池塘注射由浙江某研究所制作的組織漿疫苗,其中位于旺陽公司的池塘在注射疫苗后半個月內即開始發病,死亡量超過全池總量的60%;位于達陽公司的池塘在注射疫苗后25天開始發病,死亡量約30%(發病后不久賣魚),佐證組織漿苗對于鰓出血的免疫效果不佳。

對位于某地區的魚種培育池監測中發現,有14口池塘均從揚州淥陽湖毛姓育苗戶處購進苗種,14口池塘均發病,最小發病規格約5cm左右,通過相關途徑了解到其他地區從此處購進的苗種也發病。這是否提示,鰓出血病具有垂直傳播的可能性?

2015年鰓出血病危害程度低于2014年,養殖戶發現鰓出血后及時賣魚,造成損失較小。鰓出血流行于射陽、大豐、東臺、海安、興化等地,2015年以大豐所受危害最為嚴重。監測其首次發病水溫為19℃,大豐建豐農場發病率92%(監測26口池塘,24口發病,死亡量超千尾的超過50%),而且2015年鯽魚主要病害流行特點是交叉感染嚴重,下半年鰓出血、喉孢子蟲、大紅鰓甚至三種疾病一起暴發的池塘很多。因此,異育銀鯽并發癥的研究應是我們下一步的研究重點。

因撈死魚來錢快,利潤高,投入低,現在甚至在養殖集中區已有撈死魚協會成立


三、異育銀鯽養殖瓶頸來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一是種質退化。水質的惡化,親魚的減少,長期的近親繁殖導致異育銀鯽種質資源的退化,從而易發生疾病。部分小的育苗場沒有用興國紅鯉作父本與異育銀鯽雜交繁育后代,而是使用了普通的鯉魚。部分養殖場可能將體弱及受傷的魚作為親本使用,直接導致苗種質量下降。如螃蟹的育苗中,不少育苗場使用2.1-2.3左右的公蟹,1.9-2.1的母蟹作為親本,在持續的選育條件下會導致螃蟹個體偏小。

二是藥物的盲目使用。某些不良商家為了牟取暴利,向養殖戶兜售國家禁用的原粉等藥品,長期大劑量的添加原粉,導致細菌耐藥性增強、魚的體質下降,易感染疾病且寄發細菌感染。某些不明成分的殺蟲藥盛行,可能對于魚的鰓部及魚體的刺激性較大,易誘發疾病;此外,不正確的預防觀念也造成了很大影響,長期在飼料中添加具有抗菌作用的藥物如三黃、大蒜素等造成魚體腸道菌群失調,易發疾病。我們對部分殺蟲藥做過跟蹤,如一些廠家殺錨頭蚤的特效藥物,使用后鰓絲鮮紅,部分池塘用藥后直接暴發大紅鰓,其對鰓部的刺激可見一斑。

三是不正確的投喂理念。部分養殖戶急功近利,超量投喂高蛋白餌料,導致池塘底部殘餌及糞便沉積,池底酸化,易滋生細菌,感染疾病,再者魚類肝臟負擔較大,也易滋生疾病。在現實中,不少養殖戶在自加工料時仍會超量添加喹乙醇、黃霉素等促生長藥物。某些養殖戶的草魚料中忽視膽堿類的添加,都會導致體質下降,疾病發生。

四是對于死魚的處理不正確。發病死亡的魚并沒有被深埋,部分新鮮的魚可能被加工后用保鮮膜包裝進入超市,部分腐壞的被商人收集后用于魚粉加工,再返添加于飼料中,增加了魚病傳染的機會。因為撈死魚來錢快,利潤高,投入低,現在在養殖集中區甚至已有撈死魚協會成立,并進行公司化管理了。

五是水質調控不到位。部分養殖戶仍堅守傳統的“半月一殺蟲,半月一消毒”的理念,忽視了水質調控,導致魚發病時治療困難。根據對普通養殖戶做過的調查顯示,80%以上養殖戶認為維生素越甜越香,質量越好。完全憑直觀感受理解藥物的好壞,不少養殖戶不知道芽孢桿菌在使用時應提前增氧處理,在粉劑芽孢使用時甚至放在船艙浸泡四天后進行活化;另有不少養殖戶在水質清瘦時使用芽孢桿菌,都是有問題的。

六是放養密度高。異育銀鯽畝產可達2500斤,如此高密度的養殖在創造更高財富的同時也增加了魚病發生的機會,易形成一些暴發性魚病的流行。養殖品種也過于單一,抗風險能力小,一旦魚價下行或者疫病暴發時,損失慘重。

七是從業人員門檻過低。不少非專業出身的人員進入行業,簡單粗暴的培訓后即開始服務養殖業。今年在筆者帶學生實習過程中,發現有一個2000畝水面的養殖戶對一個剛剛大學二年級,專業知識剛開始接觸的學生非常相信,言聽計從,讓人很是驚訝。此外,同一種疾病,養殖戶請求8個水產技術員幫助診斷,可能會得出3-4種不同的病因及處理措施,讓養殖戶無所適從,最終選擇相信自己。

八是小型飼料廠林立。自加工飼料廠以其低廉的價格吸引了大批的養殖戶,但是小型飼料廠可能存在原料質量得不到保障,飼料配方不夠科學,制造器械不夠先進,原料藥等違紀藥品隨意添加等情況。

四、如何突破病害,提高養成率

對于鰓出血的流行,一是要做好流行病學調查,搞清楚此病的病因,發生情況,感染途徑,為尋找治療方法做好基礎研究;二是從疫苗方面著手,可以嘗試做一些弱毒疫苗免疫親魚,讓水花獲得母源抗體,增加魚體自身對于此病的抵抗;三是嚴格管控病死魚,堅決進行深埋處理,不可讓病死魚再流回飼料中;四是嚴格管控魚用藥品,加大對違禁藥品、人用藥品、原料藥及假藥的打擊力度,引導養殖戶合理、規范用藥;五是及時對養殖戶進行技術指導,對于投餌量的控制、養殖品種的輪換、水質的調控進行引導,讓養殖健康化;六是尋找替代品種或轉換養殖模式。在發病塘口考慮養殖其他魚種,進行品種的輪換來減輕此病的流傳;七是加強對技術服務人員的技術指導培訓,強化服務意識、法律意識,降低違法用藥的主觀能動性。

2011年鰓出血病原還沒有確定前,筆者嘗試對此病做過治療,當時不清楚具體病原,因此使用以下方法進行處理:青霉素+諾氟沙星+病毒靈共同拌餌投喂,外用腐植酸鈉一次,后用優質碘兩次。在射陽的射陽港養殖區池塘效果非常明顯,控制率百分之百,有3口30畝的池塘,原本每天死魚3000尾左右(規格0.5斤),用藥后4天,死亡量降至10尾以內,一度造成鹽城境內的病毒靈、青霉素脫銷。但是2012年、2013年復制相關方案,效果甚微。后在相關基礎研究(江蘇省淡水研究所魚病室研究員薛暉團隊研究成果)的支持下,我們考慮通過削弱傳播途徑的方法對此病進行控制,如用具收斂功能的五倍子末配合鹽一起潑灑,大多數情況下,死亡率會降低,主要是由于五倍子清除了體表過多的粘液,而此病可通過粘液傳播。建議養殖戶朋友在池塘發病后,不要隨意用藥,可通過短暫停料(降低魚類接觸),改善水質(切勿使用好氧制劑)等方法穩定病情,待溫度變化后,病情可大為好轉。

對于大紅鰓的治療,很多養殖戶仍然非常恐懼。不少養殖戶使用我們推薦的方法后仍得不到治愈甚至病情加重,這其中主要要考慮藥品質量問題。目前來看,相關部門缺乏對于水產藥品的監管,即使有監管,也不甚嚴格。比如碘制劑,每500mL價格從6元到70元不等,相當多的藥店在追求高利潤的前提下,提供的貨品質量存在問題,養殖區充斥著大量的大桶碘,售賣者美其名曰原碘,意即含量90%以上的碘,但這樣的產品絕大多數都是有問題的。但他們抓住了養殖戶的心理,東西要好,但是不能貴,所以賣得特別好!從而,在治療相關疾病時,耽誤病情,造成重大損失。但是養殖戶不認為自己用的東西有問題,反而會覺得是技術人員的處方問題,痛哉!

關于孢子蟲的治療,其實并非所有孢子蟲都是有大危害的,如果鰓部存在少量的孢子蟲,不處理也不足為懼,在其生命周期結束時會自然脫落。對于危害較大的孢子蟲,則需謹慎對待。不少養殖戶習慣用敵百蟲處理孢子蟲,其實風險很大,因為敵百蟲具有胃毒作用,會影響魚類攝食,影響內服藥物的攝入。常見的治療孢子蟲的藥物,外用:環烷酸銅、敵百蟲;通常需要外用2-3次(外用藥物首次不建議使用敵百蟲),另需注意阿維菌素乳油劑,需在投喂結束半小時后潑灑,池塘下風盡量不灑;內服:鹽酸氯苯胍、地克珠利、鹽酸左旋咪唑、磺胺等等。應該根據養殖品種、規格、溫度、發病情況來合理選擇(混養池塘池水溫度較低時嚴禁使用氯苯胍內服)。

疾病治療的首要關鍵是診斷,若診斷錯誤,用再好的藥也無意義。另外,在漁價下行,疾病頻發,虧損成為常態的大行情下,魚醫儼然由暴利人群變成了高危人群,各位技術員在行醫過程中需要謹慎處理。

另外,還有一點需要強調,目前抗生素濫用已經到了極其可怕的地步,為了自己,為了行業,也為了子孫后代,望廣大養殖戶在從業過程中控制其使用量,盡量不要用抗生素潑塘!

提前掌握:鹽城地區鯽魚養殖鰓出血病的變化及趨勢

文/圖 拜耳(四川)動物保健有限公司 陳允

經過前幾年鰓出血病的洗禮,鹽城地區的鯽魚養殖戶對于鰓出血病的認識都有明顯提高,但是根據今年鰓出血病出現的新變化來看,很多養殖戶在操作中仍存在著一些誤區,筆者對此做一分析,并探討鹽城鯽魚未來的出路。



鰓出血+大紅鰓并發癥


一、對于鰓出血病的認識有明顯提高

經過前幾年鰓出血病的洗禮,再加上各個飼料廠、漁藥廠、各種級別的專家教授技術員的宣傳,許多鹽城地區的鯽魚養殖戶對于鰓出血病的認識都有了明顯提高,漸漸達成了很多共識,比如知道鰓出血是病毒性疾病,無藥可治;知道了如何診斷,而且水產技術推廣站和一些飼料廠、科研單位能提供病毒檢測;在傳播途徑方面,知道病毒能通過網具、水源、死魚、未發病的鰓出血病毒攜帶者(如草魚、白鰱等)等傳播,也知道能垂直傳播,魚種帶病毒是關鍵因素;清楚一旦被感染,各種因子導致的應激會明顯激發疾病的發作、加重,甚至導致暴發。進排水、殺蟲、刺激性的消毒藥、水質惡化特別是缺氧等各種刺激會成為鰓出血暴發的誘因。此外,大家還認識到,對魚做好保健,增強其體質,做好抗應激管理是有用的。如果發病,可以通過控料來減緩死亡,若水溫穩定在30℃以上1-3天死亡就能停止(可惜今年水溫30℃以上的天氣只有十幾天)。如果春天發病,可以熬一熬,若熬到夏季高溫則可能有轉機;如果秋天發病,那就得趕快賣魚了。

雖然大家對鯽魚養殖中的鰓出血病有了這么多了解,但是,今年的發病率還是高過了去年,虧本者仍不在少數。即便養殖戶積極調水、控料、投喂再多保健料,仍不能保證不發病!部分廠家推廣最新、最科學的養殖模式,樹立示范戶,最后還是發病,轟然倒下!不過,由于現在對鰓出血的認識加深,往年那種亂用藥、強刺激導致的疾病暴發情況少了。

二、鰓出血病出現的新變化

1、癥狀不典型

今年鰓出血病出現了較多新變化,比如癥狀更難判斷,很多時候魚鰾不再有出血點,也不怎么流血。這種不典型的鰓出血病的死亡率似乎要低很多,因此,筆者認為,可能是病毒發生了變異,毒力下降所致。當然,這種情況會轉化,剛開始的時候癥狀不典型,死亡率不高,但過段時間,癥狀又開始明顯起來,死亡率也隨之增加。

2、并發情況越來越多

以前業內公認鹽城的鯽魚養殖水平最高,陸續攻克了很多疾病,比如赤皮、大紅鰓、孢子蟲以及各種寄生蟲,如錨頭蚤、面條蟲等等。但是由于近年來鰓出血病的橫行,大家在用藥方面異常謹慎,甚至有些縮手縮腳,反而今年的寄生蟲病和細菌性疾病都有增加,如孢子蟲、錨頭蚤等感染情況增多,出現大紅鰓(肝膽綜合癥),甚至高溫出血病也多了起來。


鰓出血+孢子蟲并發癥


三、存在的誤區

1、不能消毒、喂抗生素

很多養殖戶在高溫的時候,沒有及時預防,發生了細菌性出血病,未及時治好,溫度一降,鰓出血病又來襲,只好趕緊賣魚!今年春天的時候,筆者發現部分養殖戶的魚一開始是患大紅鰓,當時是可以用藥控制的,但他們認為不能消毒,也不敢用藥,一拖再拖,導致鯽魚體質下降,死亡增多,最后大紅鰓和鰓出血并發,回天無力!因此,養殖戶要消除不能消毒和不能喂抗生素的誤區,在放苗、低溫、高溫的時候,都應該主動及時的預防細菌性疾病!

2、不能殺蟲

一些養殖戶認為不能殺蟲,但在鰓出血還沒有到來的低溫和高溫期,是可以用一些較好的、溫和的殺蟲藥預防一下的。特別是對于孢子蟲和錨頭蚤,應該積極防治,今年就發現了一些孢子蟲感染和鰓出血病并發的情況,最后沒有辦法,也只好賣魚了!

3、投喂過多會導致鰓出血

發病與否,關鍵還是在于是否被病毒感染。沒被感染的,喂再多也不會患鰓出血;被感染了,再控料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最多將發病往后拖了些日子。單純的吃料是吃不出鰓出血病的,如果控料太過,會嚴重影響魚的生長,體質瘦弱,反而不利,正常投喂下的魚體質往往健壯,對控制鰓出血病是有利的。

4、混養模式

有部分養殖戶認為混養模式可以有效預防鰓出血病。但根據筆者觀察,無論和什么品種混養,無論混養鯽魚的密度有多少,鰓出血發病概率并未因此減少。而且,由于要照顧主養品種的生長情況,一旦發生鰓出血,那么混養塘里的鯽魚基本就是放棄了。筆者看到過許多草魚和鯽魚混養或鮰魚和鯽魚混養的案例,一旦發病,鯽魚也大多是死傷大半,沒有什么好辦法。

鰓出血+錨頭蚤并發癥


四、鹽城鯽魚出路在哪里

作為全國最大的鯽魚養殖集中區,已經瓦解大半。可以肯定,明年鹽城鯽魚養殖面積還會減少很多!很多養殖戶明確表態,明年會棄養、退出。這么大的養殖面積,改養什么品種,都會受到巨大沖擊。去年的鳊魚,今年的草魚,就是明例!

出路在哪里?單就鯽魚這個品種來說,筆者是比較悲觀的。有檢測單位的專家表示,送檢的魚種樣品幾乎都能檢測出鰓出血的病毒。即市面上幾乎沒有什么干凈的魚苗了。而且就目前的養殖模式和養殖觀念來說,即便是找到干凈的魚苗,也很難不被感染。也有不發病或者晚發病的案例,但并不能復制。

可以說,現在鹽城的水產養殖面臨著養殖模式、養殖品種轉型的劇痛中!在新的養殖品種和模式建立起之前,大家都會痛苦。這個轉型期有多長?很難說,也許是幾年,但盡管痛苦,終究會找到自己的養殖品種和模式,也許是草魚、鮰魚或者其他魚。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們也是在嘗試。歸根到底,只有苗種和疫苗兩個方向可以走。但鯽魚是小型魚,打疫苗不現實,除非專家能研究出浸泡或者口服疫苗。

筆者在魚種上做了些嘗試。兩個方案:一是從外地引進不帶病毒的魚苗在本地養。鰓出血病怕高溫,所以選擇從廣東進苗種。今年我們在珠海進了豐產鯽,在斗龍養殖。然而由于環境和養殖防疫沒有做好,最后還是被感染了鰓出血。如果有好的養殖環境(比如單獨塘口)和做好生物防控,這個方法我覺得還是值得再嘗試的。第二方案是尋找到能抗鰓出血病的新品種鯽魚。當然這個是能解決根本問題的最佳方案,筆者目前的尋找和探究已經有了苗頭,不過還需要進一步的檢驗。

來源:水產前沿(微信號:fishfirst)

幫邦魔盒不僅是一款功能強大但價格極低的在線溶氧pH測控儀,還為合伙人、代理商提供客戶管理、商機導流和全方位養殖過程數據了解的綜合服務平臺。請你對幫邦魔盒提出改善建議。點擊“閱讀原文”查看詳情。



成年AV免费免播放器